新办研究生教育院校研究生导师队伍建设的研究与实践

  阐述了导师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应有的作用,分析了目前新办研究生教育院校研究生导师队伍中存在的问题。出,应从导师遴选制度、优化导师队伍、加强导师培训、建立合理的导师考核制度等方面加强研究生导师队伍的建设,充分发挥研究生导师的工作积极性,努力高研究生的培养质量。
  新办研究生教育院校导师团队导师制度我校是新增硕士单位,研究生教育起步较晚,在导师队伍建设方面是开创性地工作。随着医学硕士研究生培养规模的不断扩大,其培养中存在的问题也日益突出,其中师资力量薄弱的问题尤为严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制约了研究生的培养质量。而且,由于我国研究生教育体制中对研究生导师缺少应有的监督和激励机制,长期以来形成导师资格终身制,对确保和高研究生培养质量造成极大阻碍。如何激发导师对研究生教育的责任感,保持研究生导师队伍的活力成为高校迫切需解决的问题。针对我校研究生导师队伍整体素质现状,结合我校医学硕士研究生教育的特点,从优化导师队伍、严格导师遴选程序、加强导师培训以及建立研究生导师动态评估和激励机制等方面出医学硕士研究生导师队伍的建设方案,尝试用于医学硕士研究生导师的评估,逐渐形成优胜劣汰、滚动建设的良性机制。
  一、新办研究生教育院校研究生导师队伍现状分析
  随着我校研究生招生规模的不断扩大,导师队伍质量往往落后于研究生规模和质量的求,出现了一些不利研究生培养的现象,主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导师队伍整体素质不高,存在学历结构参差不齐、知识结构和能力不够完善的问题。目前,我校硕士研究生导师队伍虽具有教授或副教授职称,但大多数硕士研究生导师的初始学历为本科起点,由于没有经过正规的研究生教育,没有系统地接受过科研方法及论文撰写的教育和培训,普遍存在欠缺理论知识、缺乏科研能力、知识面较窄、外语水平较低、学术视野受限、凭经验带学生的情况,不能给予学生过多的指导,学生只能根据理论课上学到的科研知识自己摸索,因此走了不少弯路,浪费了很多时间,最终也影响了研究生的培养质量。
  2.“资历”定位的导师遴选制度与“平均主义”导向的招生指标分配制度,不利于科学学位研究生的培养。“科研主导下的研究生培养”是研究生培养的核心内容,而在许多高校中导师的遴选与生源指标的分配并未能较好地实现这一目标。主表现在第一,在导师资格的确定上,副高和正高职称仍是高校教师获得硕士生导师资格的基本前。许多高校放宽了导师聘任的相关求,职称和工作年限的权重大于导师的科研能力,而科研能力只是作为获取导师资格的一个附属条件。第二,在招生指标的分配上,“平均主义”仍主导着研究生在不同导师间的分配。首先,都是保证每位导师每年都能招到一位硕士生或博士生;其次,再将剩余指标按相关规定配置。经平均分配后剩余的研究生数已为数不多,这显然不利于研究生培养与科研在源头上的良好结合。第三,研究生的招生规模扩张与导师数量增长的不匹配已成为制约研究生培养质量高的重因素。在许多高校中,与研究生招生规模相比,导师大量短缺,各高校为满足师资配备简单数量上的对应而不断降低导师遴选资格,导师总体水平呈现下降趋势,整体表现为“质”与“量”的双重不足。
  3.导师未能正确处理师生之间的关系,师生关系淡化,师生之间缺乏沟通。扩招导致导师与研究生比例失衡,个别导师因带教研究生的个数过多,时间精力不足,而疏于对研究生的指导,致使有些研究生在学习过程中不能真正进行有意义的科学研究活动。在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双肩挑”现象比较常见,很多研究生导师身兼行政职务,“官员学者”不可避免地有很多随机行政事务处理,减少了师生之间的交流和切磋的机会,师生关系淡化。有些导师还存在对研究生认识上的偏见,他们认为研究生就是为自己干活,师生关系雇佣化,从而忽视了对研究生进行科研训练及生活上的交心。
  4.缺乏完善教师的监督、考评管理制度。许多高校仍未能健立导师的有效评估机制,仍在实行导师终身制,没有研究课题、研究经费和没有发表论文的导师仍具有招生资格;未能定期对导师的教学情况、科研情况、育人情况及教育成效等方面进行考评,导师缺乏竞争意识和危机感,这些都不利于导师队伍建设的稳定性和长期性。
  二、加强新办研究生教育院校研究生导师队伍建设的方案
  针对新办研究生教育院校导师队伍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我们分析发现,加强导师队伍建设,应优化导师队伍的年龄、学历、学术结构,建立一支年轻化、高学历、临床能力强、学术能力突出的导师梯队。结合我校实际,从以下四个方面出研究生导师队伍建设方案。
  1.严格导师遴选工作,强化标准,选聘分开,对导师队伍实行动态管理,确保导师质量。
  我校研究生导师申报程序是个人申请、二级学院学位评定分委员会审核推荐、校研究生学院复核后交校学位评定委员会进行审定。个人申请需填写申请表,包括申请者基本情况、近三年科研情况及目前承担的主科研项目、发表的论文数、本人主讲的研究生课程、协助本人指导研究生的人员情况、本人曾协助其他导师指导研究生人员情况等内容。其中,是否有科研经费是申报者的重条件,导师3年总的科研经费应不少于5元。对于兼职及研究生培养基地的导师遴选本校导师更为严格,求兼职导师必须具有硕士学位以上和正高职称,研究生培养基地的导师必须具有副高职称和硕士学位以上,以逐步实现建设高水平的导师队伍的目标。除此之外,导师为人师表,以自己的模范行为为学生作出表率。明确二级学院在审核导师时的权利和义务,二级学院对本院的研究生导师申报者最了解,应审核填报资料的真实性,根据申报条件进行初筛,高学校申报导师的成功率,使思想品德高尚、高学历、学术能力强的教师进入导师队伍。
  在优化导师知识结构的同时,引进竞争机制,给导师施加学术上的压力,根据导师承担科研课题的数量和经费的多少确定带生名额。打破导师终生制,按照“强化标准、选聘分开、择优上岗”的模式对导师队伍实行动态管理。新教师导师一年一聘,总任期为3年。每年对在岗的研究生导师就其科研水平、课题经费、科研成果、为人师表以及培养研究生就业率等方面进行审核,根据考核情况对导师进行选聘,对不合格的导师给予解聘。建立动态的评价、考核和管理系统,实行真正有效的退出机制,促进导师群体素质的优化,增强导师对研究生的指导力度,将有助于研究生的培养质量的升。  2.筑巢引凤,人才强校。围绕学科发展规划引进高层次人才,优化导师队伍,实施我校研究生教育的跨越发展。
  桂林医学院于26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成为硕士学位授权单位。27年,我校正式在病理与病理生理学、内科学、外科学3个专业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21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我校在基础医学、临床医学2个一级学科下属的22个二级学科招收硕士研究生。从此,桂林医学院在研究生教育发展的道路上跨上一个新台阶。但作为一所发展中的普通医学院校,桂林医学院与省内外一流大学相比,师资队伍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还存在着一定差距,尤其是大多数学科学术梯队不健全,人才断层现象较突出,缺少高水平、高层次的中青年学术学科带头人。高研究生培养质量,高学校整体办学水平,必须不断加强各学科人才队伍建设工作。自29年起,学校领导高度重视导师队伍建设,把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列入到党政工作的重议事日程,采取“筑巢引凤”及“稳定、培养、引进”的方针,制定学校百名博士、教授引进工作方案,实施研究生教育“跨越式”发展战略,走人才强校之路。近3年已基本完成百名博士、教授的人才引进工作,打造“八桂学者”,组建人才小高地创新团队,科研氛围不断改善,科技人员科研工作的积极性显著增强,科研项目、成果及获奖数量逐年高,高层次人才为我校导师队伍建设注入新的活力。
  截至211年9月,我校已有硕士研究生导师181人,比27年增加94人。我校拥有一支学历较高、科研能力较强的导师队伍,其中硕士以上学历占导师总人数的78%,具有正高职称占导师总人数的53.5%。并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北京解放军32医院、解放军昆明陆军总院、南宁解放军33医院、陕西武警总队医院、右江民族医学院等单位聘请了一批质量较高的兼职指导教师,使我校硕士研究生导师的数量和质量同步高,为高研究生培养质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且,学校还着力培养自己的人才,鼓励中青年教师在职上硕士、博士、出国留学,成为研究生导师队伍的储备人才。通过引进与培养相结合的有效措施,优化了我校导师队伍结构,也涌现出了一批学科学术带头人及学术骨干,多位导师先后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省级“教学名师”“优秀医生”等荣誉称号。
  3.加强培训研究生导师,高研究生导师的综合素质。
  培训研究生导师是研究生培养中不可忽视的重环节。通过培训,能使未经过研究生教育环节的导师及在国外获得学位的导师全面熟悉国家研究生教育的方针政策、导师在研究生培养中承担的责任和义务、研究生培养的各个环节等,以便更好地完成研究生培养工作。培训能使新增导师更快进入导师角色,也能使“老导师”及时获知研究生教育工作动态。我校研究生导师培训的主内容有
  (1)举办导师培训班。每年对导师进行短期培训。通过培训可以高研究生导师的综合素质,包括导师的师德修养、导师的学术诚信及导师的管理沟通能力。培训内容包括
  ①研究生教育管理规章制度;②研究生培养流程、培养目标和培养方案;③导师职责;④研究生教育管理者及优秀导师谈培养经验;⑤举办专题讲座;对导师出求,包括相关理论、技能及科研能力、教学能力和专业的前沿水平,以保障一定的培养质量。
  (2)学历教育。研究生导师队伍的整体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导师学历和学位结构状况。随着我国研究生教育规模的逐步扩大和对硕士、博士学位定位的进一步明确,博士学位理应成为我国高校教师学位结构的主流。因此,我校不仅应高新增导师的聘任门槛,也应为在职教师的深造创造条件,积极为教师供机会和筹措资金用于教师公派出国、特培学习等,高中青年教师中具有博士学位人数的比重,以期逐步改善研究生导师的学历学位状况。
  (3)逐步实行“导师小组”制度和建立“联合培养”模式。目前,我校的研究生培养工作实行的是“单一导师制”,由于导师自身知识结构、时间安排、课题研究等方面的限制,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研究生培养质量的高。我校培养的是科学学位的医学研究生,注重培养研究生的科研能力和实践操作技能,尤其是临床医学专业的研究生,不仅求带教导师的学术能力强,而且求导师的临床实际工作能力强。采用导师组制度,由不同学科专业、不同知识层次、不同专业特长的指导教师组成研究生培养指导小组,有利于培养跨专业的人才,有利于形成和建立新兴学科、边缘学科、交叉学科,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212年,我校在临床医学一级学科点下自主设置临床药物治疗学二级学科,已获准招生。对于该学科研究生的培养我校采用导师组制度,主导师为药学专业的导师,副导师为有着丰富临床经验的临床一线医生,由导师组对研究生进行综合指导,弥补导师之间的不足,有利于培养具有综合素质的人才。
  在不断扩大办学规模的同时,我校以发展的眼光,加强多渠道“联合培养”,把巩固和开拓“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作为今后工作重点,以满足快速发展的研究生教育的需。我校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解放军昆明陆军总医院等具有一定科研教学规模的部队医院、研究所的沟通中初步达到了合作共识,充分利用联合单位的师资、学术、实验、医疗等资源,为研究生教育供良好的培养条件;对联合培养单位而言,可保障其繁重研究任务顺利完成;我校目前的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以军队知名医院、研究所为主,将军队优秀的教育模式与科研成果学以己用,从而使军地合作的优势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这是我校研究生培养基地建设的一大特色。
  4.建立合理的导师考核制度和建立健全激励机制。建立导师队伍考核评估机制,可以对导师的指导能力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实行导师动态上岗制度,优化导师队伍结构,充分调动导师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作用,为高研究生培养质量奠定良好基础。导师质量评价指标体系,可从教学情况、科研情况、育人情况及教育成效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评。为保证考核结果的系统性和客观公正,我校从导师自评、学生评议、院系考评和学校终评四个方面对导师进行考核。我校每年让导师填写导师年报表,掌握导师年度教学、科研和研究生培养工作的进展情况,逐步规范健全导师信息库。对导师任职资格年年审,实行导师年年聘,否定导师终身制,使导师队伍有增有减,形成了有活力的导师队伍。在招生中给导师更大的自主权,加强导师的责任感,激发导师工作的内在动力。如对获国家级、省部级科研立项及科研成果的人员给予一定数额的奖励资金,对有突出科研贡献的导师,给予像“优秀导师”等荣誉称号。
  三、小结
  我校硕士研究生的教育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如何高硕士研究生培养质量是当前发展硕士研究生教育的关键。导师在研究生培养中的起重作用,加强我校师资队伍建设,优化导师队伍的学历层次和整体素质,逐渐壮大我校的导师队伍,相信我校的硕士研究生教育工作会向着更加正规化的方向前进,努力实现我校研究生教育跨越式发展的目标。
  参考文献
  1禄保平,曹珊,曹健美.高中医药院校研究生导师指导能力的若干思考J.河南中医学院学报,28,23(139)87-89.
  2于福莹.通过加强导师队伍建设高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质量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11,24(6)112-113.
  3王欢.思想政治教育维度下研究生导师的作用J.教育理论研究,211,(2)195-196.
  4曹艳,陈科力,黄必胜.研究生导师团队培养模式的初步实践J.中国医药指南,211,9(23)347-348.
  5龚丽,李志,刁黎.硕士研究生与导师沟通的现状及对策J.教育探索,29,(6)128-129.
  6张健,林伟连,许为民,等.高水平研究生导师队伍建设探析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5,126(5)6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