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建构主义教学观在教学中的现实意义

  建构主义教学观来自著名心理学家皮亚杰的“构建主义心理学”,其心理学理论是坚持从内因和外因相互作用的观点来研究儿童的认知发展,认为认知个体在与周围环境相互作用的过程中,逐步构建起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从而使自身的认知结构得到发展。认知个体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涉及两个基本过程,那就是“顺应”和“同化”。认知个体是通过同化和顺应来达成与周围环境的平衡,儿童的认知结构这个平衡过程逐步构建起来,并在“平衡——不平衡——新的平衡”中得到不断的丰富和发展。 
  而建构主义教学观就是皮亚杰的心理学理论在教学中的应用,具有三个基本特征。 
  第一,学生的智力结构发生、发展说是探讨教育、教学的理论依据。学生的认知发展过程是由结构上迥异的、有质的差别的、连续的三个阶段组成。第一阶段是图像把握,也就是动作式再现表象阶段;第二个阶段是图像把握,也就是图像式再现表象阶段;第三阶段是符号把握,也就是符号再现表象阶段。这三个阶段具有一定的顺序性,但其未必会受到年龄的绝对限制,很大程度上市随着教育、环境条件的不同而发展或推迟的。所以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适度的“揠苗助长”也是可以出现的。 
  第二,强调探索和确定每个主学科和基本结构素,根据其内在的联系去设计课程,使学生掌握每一学科的基本结构,并导致结构的迁移,促进学生的智力发展。这种迁移不同于具体的知识和技能的迁移,而主是“态度和原理的迁移”,即这种迁移是知识结构所产生的一种整体性结果。 
  第三,主张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培养学生的自主性和发展学生的智力。强调学习的过程是一个主动发现的过程,学习的最好动机是对学习材料本身的兴趣,而不是奖励和竞争等外部刺激。 
  建构主义教学观是对传统教学观或客观主义教学观的批判和发展。在建构主义看来,任何事物都是共建的,在认识论的层面上是把已经存在的凌乱、无序的东西有规律地组建起来。在知识的建构过程中,前一个建构是后一个建构的内容。建构主义认为人对知识的获取不是被动的接受,而是有认知主体主动建构的,这一观点表明认知的过程是主动的,是个体或个人的。由于人的年龄、性别、种族和信仰的不同,在观察事物和形成观念上都有所不同。另外,人的观念和见解的形成不能从一个人传递给另一个人,只能是学习者主动地发现,并在这一基础上进行重建,使之变成自己的知识。换句话说,每一个学习者根据自己的经历和社会环境建构个人对世界的理解。 
  建构主义教学观和传统教学观相比有着很大的区别传统教学观认为学习是由老师向学生的传递,学习者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构建主义教学观则认为学习室学生构建自己知识的过程,这种构建不能由其他人代替,学习过程不是简单的信息输入、存储和取,而是新旧经验之间双向相互作用的过程。传统教学观认为教育是通过教师对客观世界进行的再现和描述,知识被看成是固定不变的,学生的意识被看成是“一张”白纸,学生的学习过程就是等待教师用理性的结论把美丽的图画印在纸上,否定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能动性,建构主义教学观则认为人有能力观察世界和解释世界,而人与人的知识结构是不同的,认知者的思维能力取决于其自身的生理发展和社会经历,因此,个人知识的形成不是取决于客观世界的统一性,而是取决于个人通过与他人的交往和合作而形成的理解。在传统教学观中,教学目的是帮助学生了解世界,而不是鼓励学生自己分析他们所观察到的东西,教师的职责是让学生明白事件的结果,减弱学生先前经历对事件的不完全理解,限制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的发展,构建主义教学观则认为传统教学低估了教和学等环节的复杂性,努力创造一个学习者能积极主动地构建他们自己的知识环境,通过这种方式建立的新知识不仅不易忘记,并且能给学生以主动学习的机会,培养他们创造性思维能力。 
  长期以来,我国的应试教育偏离受教育者群体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单纯为应付考试、争取高分和片面追求升学率。在知识经济已露端倪的今天,更新陈旧的学习观,确定符合时代精神的新型学习观,已成为全社会都不得不关注的重问题。在这种严峻的形式下,我国大力倡并积极开展的素质教育,正是符合时代的发展、顺应社会潮流的明智选择。素质教育的出与实施是时代发展和社会变革的必然求。放眼世界,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与繁荣,求世界各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密切地关注本国国民的整体素质,尤其是高青少年的素质作为明确的教育目标。在当代中国,实现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国家发展的远景目标,教育作为高全民素质的奠基工程,担负着重大使命。实施素质教育乃大势所趋,是我国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